求旿

碎石头

翻翻和妈妈的傻瓜短信提振心情

和朋友聊天时说得最多的话就是“生活都会好起来的”“一切都会好的”“希望你开心”
生活都会好起来的 每个人都要好好长大 祝愿每一天的阳光都能照到对面的楼上。

21

我现在枕在熊先生的胸口 毛茸茸的 有一些安心。
我的鼻涕和眼泪会变成他的血液吗?他陪了我三年 如果有一天能说说话就好了。

旿:

明明都到崩溃边缘了还强迫自己要清醒

虽然生活把墓都给挖好了,但是只有傻瓜才会乖乖躺进去。能拥有一条命已经很幸运,更何况在这段路途中遇到爱我的家人,遇到你们。我还求什么呢。我果然是天命论者,这些都是注定得经历的,我没有太多的难过了。不用担心我!(wink)
另,我一直以为洛杉矶的原称是lost angels,迷路的天使。我为这个名字作了很久的少女幻想,前几天这些幻想终于被一本字典无情戳破。

转学计划泡汤,这意味着我将回到那个对我充满敌意的地方。给脑子排了排水,眼睛都快肿成二胡卵子了。
哭哭啼啼也太娘炮,于是我打开sai乱画一通,一边画一边为某中学制造氧化钙。
人生真是难以预料,就算因为生病窝在床上一整天,唯一一次下床还被床单绊住,脸摔到衣柜上。
LIFE IS TOTALLY SHIT,ESPECIALLY MINE.
不过人是宇宙里的小东西,在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更不值得一提。我现在死去,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我就睁开眼睛。反正都是一瞬的事,这么想想就会开心起来。

晚安了。睡前亲了亲妈妈的脸,告诉她我很好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无论发生什么这都是该走的路,我仍然希望下一条路会有橘黄色的路灯。

0815

不知道该怎么挥霍十五岁的最后一个小时,我急成挠屁股的小猴子。
连着补了十天课,终于在今晚和秦有了五十四个字的对话。我等了十天了,十个热得知了都四脚朝天的日子。秦拿起我的笔记本,说:你的字变得我不认识了。
都一年多了,谁都会多多少少变一点的,可我还是喜欢你,这种喜欢还会充斥我的十六岁。这简直是个诅咒。

FIRST MAN

状态最糟糕的时候我曾对自己说:从最原始的生命体到我的存在,已经有了三十多亿年的长度了,这条线不能在我这里断掉。虽然这样对自己来说太过绑架,个体的生命服务于一条漫长的线,但这个理由把我从窗边拽下来很多次。
偶然看到一部纪录片:《人类溯源》。讲到皮尔劳尔猿人,撒海尔人,源泉种。他们在极其漫长的岁月里跌跌撞撞前行。他们笨拙地学着直立行走,他们畏惧雷电和火焰,他们理解到时间与死亡,他们学会爱与被爱。促使进化的因素多来自偶然,人类存在于宇宙的一角,像个赤裸的孩子。
纪录片里有一幕:逐步建立起审美观的早期智人站在山顶望向远方的日落,霞光铺满她的身体。她的恋人走到她的身边,他们彼此一笑,眼里闪烁着同一片夕阳。

近期/⑧

八月五号就要去学校和新的同学老师上课了。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的心情,期待又恐惧吧......不太准确。
妈妈生了病,不能吹风扇,会头疼。我坐在床边给她扇扇子。她睡着了。我想起小时候妈妈哼着歌扇着扇子哄我入睡的样子,大概就是这样轮转的吧。
还是失眠,每个晚上都有一种砸烂脑袋的冲动......只是说说,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,苦水回流,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以前的糟烂事。昨天十点钟就开始打哈欠,困了。我大喜:这么多天的调整终于起了成效!然后躺在床上从十点清醒到凌晨一点。愤怒起床写数学作业,没过几分钟又偷偷溜回床上,睡得很好。
(p2是刚刚做的英语听力,把我笑清醒。今晚要是还失眠就怪它吧)

“Glad to be alive but always waking up alone,just makes me wanna die.”

下雨了。
人群之中总是有不撑伞的人,他们愿意和雨水一起把身躯交付给泥土。

失眠最糟糕的一点在于:它在黑夜的缝隙里留给你太多的时间,让你去思考平时最不愿想起的东西。

翻翻相册 杂七杂八地凑了十(时间跨度挺大的 看着玩玩就好
soooo happy:连着几天都出了月亮 虽然在我这照片里只能看到黑布里的发光鸭蛋黄

1 / 7

© 求旿 | Powered by LOFTER